返回

官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525章雨太漫长,心有点慌

再次观看请记住我们 m.abx.la 手机小说阅读网
    市政府市长办公室。

    苏沐站在窗边,望着外面的连绵不断的雨木,神情显得有些忧虑。在他这些年的执政过程中,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恶劣的天气。想到自己还能站在窗明几净的办公室,而很多老百姓有可能就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他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烦躁。

    “天啊,你什么时候才能放晴呢。”苏沐眼里充满一种渴盼。

    “市长,李益民现在并没有在水利局,他被局里面安排下县扶贫了,现在正在鱼县呢。”陈味将打听到的消息说出来。

    “鱼县?”苏沐瞳孔倏地一缩,紧声问道:“鱼县不就是陈尺尺所说的咱们锦绣市最危险,汛情有可能最严重的县吗?”

    “是的,就是那个鱼县。小燕山和秋意河的很长一段都在鱼县,当初这个县会被叫做鱼县,便是以山脉和河流多,以广泛养殖鱼虾而出名。我翻过水利局的资料,说的是鱼县有一段河堤不知道什么原因,泥土流失严重,每年都要加固。”

    “在前几年中,甚至还出现局部崩塌的迹象。但这事被鱼县那边很好遮掩住,要不是说我有人在鱼县水利局,也不会听说。”陈味站在原地,抬头望着苏沐缓缓说道。

    “哦,还有这事?”苏沐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是的。”

    陈味说着就从随身带着的文件夹中抽出来几份恭敬递过去,“市长,我这里有一些鱼县的内部资料,这些资料按理来说都是能公之于众的,但鱼县却硬是遮掩住。资料总共有三份,一份说的是出事河堤,一份说的是修补工程队,一份说的分管领导…”

    苏沐认真翻看,陈味从旁解释。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简直就是段危险系数极大,随时可能崩塌的河堤。想到这个,苏沐就心惊肉跳,尤其是当他看到那段河堤的位置后,猛地抬起头,“这段河堤假如说出现决堤,岂不是会影响到整个鱼县县城,我要是没记错的话…”

    说着苏沐就走向锦绣市地图,手指在上面画出一条线。

    “果然不错,鱼县县城的位置就在鱼县那座金鲤水库的下方。决堤水库就要泄洪,而泄出来的洪水,虽然说不至于会威胁到县城,但沿着县城往外流的话,沿途的村庄都有可能被波及到,更重要的是…”

    “锦绣钢铁!”陈味紧声道。

    “对,就是锦绣钢铁。”苏沐的手指点在锦绣钢铁的新厂位置,眼放精光说道:“锦绣钢铁目前还没有建成,这么说排水设备更是不可能做好。假如说真要是泄洪,这个刚修建起来的锦绣钢铁长就要毁之一旦,更何况围绕着钢铁厂还有很多企业正在建设,同样都会被冲垮。那样的话,等待着咱们锦绣市的就将是难以估量的损失。”

    陈味神情骤然紧张,这并非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要出现意外,后果不堪设想。而想要确保这事不出现意外,只能是对秋意河的河堤加强防御,同时现在就开始采取小规模的开闸泄洪,将水库的水位尽可能的降低。

    “你说李益民在鱼县是吧?”苏沐越想越觉得形势严峻。

    “对,他在鱼县。”陈味沉声道。

    “陈尺尺呢?”

    “陈老师已经动身,咱们和省地质局的所有手续都办完,算算时间的话他下午应该就能到达。”陈味说道。

    “好,这样你安排下,午后等到陈尺尺过来后咱们就赶往鱼县,要李益民随时等着,我要和他见个面。鱼县是锦绣市的重灾区,只要那里不出现意外,其余县区都将能保住。”苏沐眉角一条,死死盯着鱼县说道。

    “是,我这就安排。”陈味转身走出办公室。

    鱼县!苏沐心里默念,脸色凝重。

    午后,秋意河鱼县段,刹马镇河堤。

    作为鱼县最重要的一个乡镇,刹马镇地理位置极为重要。这个镇严格意义上说,已经不能算是平原地带的乡镇,是介于山川和平原中间地带,起着维系作用。因为地理位置特殊,所以说镇上非常繁华,能在县城中所看到的商铺,在这里都应有尽有。像是专营电器的,家具的,电动车的,超市…

    即便是处于山中,这里都是锦绣市的乡镇,现代化步伐很快。

    镇外就是秋意河,这条宽阔的河流从刹马镇镇边流过,周边居民都会反复告诫孩子平时绝对不能去秋意河游泳玩耍,这河水深着呢,以前经常有人溺亡的意外发生。要是真的想要游泳的话,周边还有不少分支,可以去那里玩。

    再说一般人也不可能靠近秋意河,因为这里修建着河堤,两条河堤宛如钢铁手臂般,硬生生的将秋意河驯服住。

    哗哗!阴雨绵延,这雨一下起来就没完没了,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秋意河的水位已经明显超出初级警戒位置,正在向着第二位置上涨。假如说真的达到这个位置,意味着就有可能发生洪水灾害。

    李益民穿着雨衣,此时此刻就站在河堤上,神情凝重。

    “我虽然说没有见过什么大海波澜壮阔的画面,但像是咱们秋意河年年这样的波涛汹涌却是经常见。不瞒你们说,以着我的经验,今年秋意河的情况恐怕会非常严重,要是说不能确保大堤安全无恙,很有可能会让无数人流离失所。”

    “高镇长,不要认为我是在危言耸听,这些话我说出来就是有着证据。退一步说,你即便是对我有所怀疑,也要把这事当成这样去考虑。凡事往严重恶劣的程度去想,都是有好处的。”李益民右手扬起,一条绳子随风不断飘动。

    在大堤上还站立着几道身影,靠李益民最近的便是刹马镇的镇长高秋品。

    作为这里的镇长,高秋品是个做事非常严格谨慎的人。他知道像是李益民这样的市水利局副局长被安排下来扶贫是肯定遭受到排挤才如此,但他却没有任何看轻蔑视的意思,是当做专家来对待。以前他就如此,更别说现在还是防汛工作最要紧的时刻,他就更加会对李益民的话重视,谁让人家是水利专家。

    “李局长,我们刹马镇已经做好应对最恶劣情况的准备,镇上的所有民兵全都调动起来,只要是河堤出现危险,我们随时都能够上来。而且像是水泥沙袋这种战略防汛物资,更是储备齐全。”

    “每辆车上都已经装好,绝对能保证第一时间运上来。但我想这种情况是不会发生的,因为我们刹马镇段的河堤,当初修建的时候,我是亲自当做督查的。那个建筑队根本就没敢在我们这里耍花样,材料全都是用的最好的,像是钢筋水泥,全都是我亲自检查过才批准使用。”高秋品拍着胸脯保证道,说出这话时,他前所未有的自信。

    李益民佩服的点点头。

    “高镇长,都要像你这样尽职尽责的话,我相信咱们秋意河的河堤是不会出现任何危险。而只要秋意河河堤稳固似铁,有再大的雨水都不可能威胁到老百姓的生活安全。”

    “我也这样想,但其余乡镇的河堤到底是个啥情况我是不敢保证的。不说别的,就说咱们山里面的姜母镇,那可是就紧挨着刹马镇的。要是说他们那边发生意外,别说是我们乡镇,恐怕就连金鲤水库都会受到波及,那样才是最危险的。”高秋品意有所指的说道。

    李益民眉头抬起。

    “你这话是说姜母镇那边可能会坏事?”

    “这个我不敢说,但你也清楚每年鱼县都会往姜母镇投入一笔资金,为的就是修补那里的河堤。我就奇怪纳闷了,为什么大家都是鱼县乡镇,大家都有秋意河河堤在,别的乡镇硬是都没办法申请下来资金,惟独他们姜母镇能?”

    “我倒不是怀疑这里面有什么黑幕交易,我只是想,那么多钱全都投进去,而河堤却仍然会出现问题,这个后果难以预测啊。”高秋品语气沉重说道,眼底闪烁着的是一种深深忧虑。

    他是真的全不知情吗?

    高秋品作为紧挨着姜母镇的刹马镇镇长,对姜母镇的那段河堤是有所了解的。那段河堤要是说平常的安全岁月,怎么说都是无妨的。但像是今年这种恶劣天气,河流的承载量暴增,两侧的河堤能否承受住河水压力,他是不敢保证的。

    说句不好听的,要是说真的承受不住,到时候他们刹马镇第一个就是要遭殃的,洪水从姜母镇轰然而下,想想那种场景就非常恐怖。

    李益民对姜母镇的情况一点都不清楚吗?要是说真的完全陌生,李益民也不会被陈尺尺那样推崇。他不清楚的只是姜母镇河堤的承受度,但却知道那段河堤是有说法的。就那段河堤,他曾经不止一次的向市水利局反应过,但可惜没谁重视。

    他也曾经就此问题给姜母镇这边的镇党委镇政府下过通知,可惜也没谁当回事。所有的回复几乎都是千篇一律的,说的是那段河堤完全没问题,要他别杞人忧天了。

    但真的如此吗?高秋品都这样担忧,还不能说明问题的严重性?

    “我现在就去一趟姜母镇,高镇长你这边继续观察河堤。”

    “好。”就在李益民的身影从远处消失后,高秋品忽然接到一个电话,听到那边传来的是谁的声音后,他懵了。

    ()- 手机小说阅读网 m.abx.la 随时期待您的回来
章节错误/请求恢复